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黑龍江一涉農補貼政策出現“后遺癥”
2020-12-22   記者 程子龍 哈爾濱報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2020年9月,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政府原黨組成員、秘書長齊曉彤被齊齊哈爾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據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公布的消息,齊曉彤違規成立多家企業,利用職務之便,通過騙取方式貪污巨額財政補助資金。

  齊曉彤于2015年7月至2018年12月任齊齊哈爾市畜牧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正是黑龍江省實施30余億元“兩牛一豬”財政補助政策時期。在穩產保供任務異常艱巨時期,黑龍江省的“兩牛一豬”涉農補貼項目再次回歸人們視野。

  日前記者深入黑龍江省一些地方調查發現,黑龍江省在2016年推出的“兩牛一豬”標準化規模養殖基地建設補貼項目,確實對養殖規?;约艾F代畜牧產業發展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但由于種種原因,也留下了難解的后遺癥:一些企業騙取、套取巨額補貼資金的行為不斷浮出水面,有的企業違規獲得3600萬元補貼問題至今未得徹查和收繳;另有一些真正搞養殖又未得補貼的企業,還在“寒冬”中苦熬,在穩產保供的關鍵時期浪費著產能。

  3600萬元補貼項目“人去??铡?/strong>

  2016年,連一家乳業加工企業都沒有的黑龍江省慶安縣,掀起了一場詭異的大規模養奶牛運動。不僅建檔立卡貧困戶的貸款被用于買牛,就連縣、鄉領導干部都被號召起來用工資卡做抵押從銀行貸款買牛。

  牛放到哪里養?縣里指定把這些牛放到一個剛剛成立的“招商引資”企業慶安鴻昇牧業有限公司(下稱鴻昇牧業),實行“托管”養牛。以每頭奶牛成本1.9萬元計,每個貧困戶或村民貸款1.9萬元計1頭牛、每個鄉鎮干部貸款19萬元計10頭牛、每個縣級干部貸款38萬元計20頭牛入企托管。慶安縣2017年4月宣稱,目前鴻昇牧業已入駐的1800頭奶牛中,由縣、鄉干部帶頭引領農民和貧困戶“眾籌”的托管牛就達700多頭,稱這是一種“公司+基層黨組織+幫扶單位+貧困戶”的托管養牛新模式。

  為讓大家相信,慶安縣還給托管的干部和群眾算賬:1頭托管的母牛1.9萬元起步,4年后繁殖數量達到7頭左右,每頭泌乳牛凈利潤8000元,扣除成本后的利潤與公司對半分成,最低收入3.6萬元。

  面對“迅速致富”的誘惑,慶安縣一些干部和群眾并不相信,也不情愿參與?!半m然縣里沒下文件,但縣領導號召干部帶頭貸款買牛,我們也不敢不落實?!币晃徊辉妇呙母刹空f。一些群眾認為,沒有加工企業的奶牛業根本無法發展,縣里在給“眾籌”群眾“畫餅”的同時,一定另有所圖。

  心存疑慮的群眾漸漸發現,黑龍江省政府在2016年5月剛剛出臺了一項重大涉農補貼政策,計劃利用3年時間,每年拿出12億元,扶持建設一批奶牛、肉牛和生豬標準化規模養殖場。黑龍江省畜牧獸醫局和財政廳聯合下發的《關于申報2016年“兩牛一豬”標準化規模養殖基地建設項目的通知》中明確:對新建的奶牛養殖場,存欄泌乳牛300頭為一個單元,補助300萬元;肉牛養殖場存欄母牛300頭為一個單元,補助100萬元,存欄育肥牛300頭為一個單元,補助60萬元;生豬養殖場存欄基礎母豬150頭且育肥豬1500頭,年可出欄3000頭生豬為一個單元,補助100萬元。

  2016年底,鴻昇牧業一個占地100余畝號稱5000頭現代化牧場的建設項目在慶安縣建民鄉建安村迅速崛起,按照慶安縣當時的說法,干部群眾貸款買的“眾籌?!本驮诶镞?。那一年,鴻昇牧業得到了3600萬元“兩牛一豬”項目補貼資金。

  這個得到巨額補貼的現代化牛場目前狀況如何?日前記者來到慶安縣建民鄉建安村采訪。

  記者走遍全部6棟牛舍,發現空無一牛,有的牛舍中晾了一些稻谷。偌大的養牛場,只剩更夫一人。更夫介紹,他從2020年春節后來到這里,就沒看到一頭牛,牛場榨奶廳只安裝了暖氣片,連榨奶設備都沒有。目前牛場因拖欠建設資金,已被承建方訴到法院進行了財產保全,牛舍全被查封,他是替保全方看大門的。

鴻昇牧業的牛舍里空無一牛,地上晾著稻谷。記者 程子龍 攝

  天眼查顯示,鴻昇牧業從2016年3月成立到目前,已有209條涉法訴訟信息,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巨額補貼項目竟先撥款后驗收

  隨著記者調查的深入,一個更為驚人的內幕浮出水面。

  黑龍江省“兩牛一豬”補貼政策要求,項目建設實行“先建后補”,政府重點對土建、設備投入進行補助,條件是土建已完工且設備安裝完成、存欄數量達到確定規模60%以上。

  相比于建設期原則上為1年,后來被許多企業詬病時間太短的政策要求,鴻昇牧業從2016年7月28日與承建方簽合同開始建設,至2016年底不到4個月時間就“建成”并“合格”,而且提前在10月份拿到了全額補貼3600萬元。

  在慶安縣財政局給鴻昇牧業的一份3600萬元《專項撥款通知單》上,寫明日期為2016年10月8日,而慶安縣畜牧獸醫局和財政局聯合下發的《關于2016年第一批“兩牛一豬”養殖基地建設項目的驗收報告》上表明驗收日期為2016年12月26日,原縣長李立新在驗收報告上的批示“請財政審核,據實撥付”的日期為2016年12月29日。

  是對鴻昇牧業真正進行了驗收還是只補了驗收文件?慶安縣沒有給出解釋。該縣另一家得到100萬補貼并被紀檢部門“處理”的養殖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當時就沒驗收,聽說上面有人來查,縣畜牧局才把企業的印章拿走,補了申請驗收報告后,企業負責人又簽的字。

  鴻昇牧業開工不到3個月就拿到全額補貼的養牛項目,并沒有出現良性運轉。慶安縣畜牧局原家畜繁育指導站站長曲仁稱:“資金原來就不夠,牛在驗收完就賣了?!睉c安縣建民鄉建興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孫紀忠告訴記者,他也被動員參加了貸款養牛,可最后“連根牛毛都沒得到?!钡故呛髞碚藛T到家中收走了他們貸款養牛的材料證據。

  由于建場資金多為承建方墊付,鴻昇牧業陷入了一系列官司當中,牛舍被查封,奶牛也越來越少。眼見干部群眾買牛的貸款難以償還,慶安縣不得不組織干部群眾紛紛起訴鴻昇牧業,要求鴻昇牧業以設備和奶牛償還他們的貸款。天眼查顯示,至2019年慶安縣多名干部在法院申請執行鴻昇牧業的財產,其中包括原縣委書記李英男。這些案件的相關內容在網上沒有公開,理由為“人民法院認為不宜在互聯網公布的其他情形?!?/p>

  有關鴻昇牧業的法律判決書顯示,鴻昇牧業從天津市佰牧興農牧科技有限公司購牛703頭,承諾用黑龍江省“兩牛一豬”國家補貼資金支付???。后來因未支付,這些牛被佰牧興公司拉回。這一舉動被群眾戲稱為“借牛充棟”。

  讓干部群眾貸款買牛,從其他公司“借”牛,鴻昇牧業這一系列操作被群眾認為是套取國家巨額補貼資金的有力證據。

  記者還了解到,鴻昇牧業并不是招商引資企業,而是一開始就注冊在慶安縣建民鄉建安村的企業,法定代表人田長山的戶籍至今仍在慶安縣。

  先撥款后驗收的涉農補貼項目是否被有關部門查處?

  慶安縣紀委監委介紹,2018年,黑龍江省紀檢部門轉來黑龍江省審計廳移送的關于慶安縣在“兩牛一豬”政策項目中涉嫌騙取套取涉農項目資金的材料,慶安縣進行了調查。最后認定全縣6家肉?;螯S牛養殖企業有騙取套取行為,這些企業得到的補貼款均是小額。包括原局長王玉璽在內的4名畜牧局干部、1名縣農業開發辦副主任、縣財政局企業股股長和1名農民黨員受到了黨紀或政紀處分。這些人的處理與鴻昇牧業無關,鴻昇牧業未受到任何查處。

  部分受訪群眾對慶安縣的處理表示不滿:“套取100萬補貼的企業都被處理了,套取3600萬的企業卻安然無恙?!庇惺艿近h、政紀處分的干部至今還認為,他們是因為鴻昇牧業受到了處分,哪知鴻昇牧業未被查處。

  有群眾認為,鴻昇牧業還有一個更大的“藍圖”,那就是拿著套取的補貼款繼續建牛場以套取更多的補貼款。記者調查了解到,鴻昇牧業在慶安縣又建了占地200余畝的新勝養牛場,里面仍然空無一牛。此外,鴻昇牧業還在綏化市所屬的其他市縣建了牛場,意圖申報高達6300萬元的補貼,后來未再獲補貼。

  補貼政策突然截止 8家企業聯名上書省政府“討公道”

  與一些企業順利得到補貼形成鮮明對照,黑龍江省另有62家企業在被批復成為補貼項目建設方并建了養殖場后,未獲補貼。這些企業有的生存艱難,有的干脆退出了養殖業。他們認為被政府給“忽悠”了。

  在哈爾濱市道外區永源鎮,黑龍江省龍盛牧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盛牧業)在原來種豬繁育基地老舊廠房之外,新建了25棟現代化豬舍,目前這些豬舍大部分處于閑置狀態。公司負責人張文俊介紹,新豬舍是省里批復的“兩牛一豬”政策中擬扶持的第二批基地建設項目,計劃給予補助35個單元。

  張文俊介紹,新豬舍在2016年10月28日得到批復后開始建設,至2017年8月在黑龍江省第二批建設項目中進度排第一。他們正按三年項目期緊鑼密鼓地施工,但2018年春節后突然得到口頭通知,建設項目要在2月28日截止,此后建成的項目不予驗收。至2月24日,25棟豬舍還有6個房蓋沒上完,但母豬已買進了3500多頭。公司慌忙中請哈爾濱市有關畜牧部門來驗收,可畜牧局的人看了一眼就說沒有育肥豬,不能給驗收。雖然至2018年底龍盛牧業的母豬達到4000頭,育肥豬達到2萬頭,但再沒等來驗收的畜牧人員。

  2019年初,龍盛牧業給黑龍江省一位副省長寫信反映未得項目補貼情況,獲得批示“請農業農村廳閱研提出意見”,但仍沒等來想要的結果。

  與龍盛牧業相似,黑龍江省有多家被批復養殖基地建設的企業未得到補貼。2019年1月,黑龍江省旗幟生豬養殖有限公司、哈爾濱大三農牧業有限公司等8家企業聯名上書黑龍江省政府請求給予驗收。他們在信中表示,把項目截止時間確定為2018年2月28日是不客觀、不合理也不科學的,第二批“兩牛一豬”項目是2016年10月下旬才批復的,扣除冬季不能施工季節,有效建設時間只有七八個月,要全面完成建設并進欄達標是不可能的。

  這8家企業在信中還指出,2018年3月及以后,有10余家“兩牛一豬”項目建設單位,仍然被驗收并獲得了補貼。他們要求一視同仁。這些未得補貼的企業甚至向黑龍江省營商環境建設監督局反映了情況,在經過一番協調后,未有效果。

  “忽悠”企業要政績 生豬產能被閑置

  在哈爾濱市延壽縣,廣聚興業養殖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德祥反映,他的養豬場也是被批復的項目,但一直沒盼來驗收人員。后來聽說到2018年2月28日政策就截止了???月28日后,縣畜牧局的人仍隔三岔五來催項目建設進度,他還得每7天向畜牧局匯報一次。

  李德祥至今保留著一張手機短信截圖,上面日期是2018年4月16日,有關畜牧部門要求報“建設進度”,短信上還標明了“省局畜牧處”的QQ工作群號。

  2018年4月2日,哈爾濱市雙城區畜牧局仍然給黑龍江省旗幟生豬養殖有限公司發通知,“請你公司按照黑龍江省畜牧獸醫局和黑龍江省財政廳相關文件和實施方案要求,加快建設進度,盡快達到驗收標準,實現達產達效,充分發揮其示范、引領和帶動作用?!?/p>

  “政府向我們要進度,我們就以為還能給補貼?!崩畹孪檎f:“后來才知道,這是‘忽悠’企業要政績?!?/p>

  部分養殖企業認為黑龍江省“兩牛一豬”政策設定的完成時限不合理。

  齊齊哈爾市甘南縣億康園牧業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趙闖認為,按照養豬的周期性,引來種豬后做完防疫,就得2個月后能配種。豬的妊娠期是118天,生崽斷奶得31天,此后才能挪到育肥舍,這一共就得7個月。當年他的豬場得到批復開始建設時間是2016年8月,扣除冬季6個月不能施工,就剩6個月,用所剩余的6個月完成建設已經很難了,再想育出需要7個月才能長成的育肥豬,怎么可能呢?趙闖認為,企業項目在2018年3月能提請驗收都不錯了,可實際要求他的項目在2017年4月1日就得驗收。

  “只有借豬湊數造假,才可能在限定的時間內通過驗收?!壁w闖說。

  “地方政府官員沒有服務意識”是部分受訪企業的切身感受。雞西市城子河區永豐鄉一養豬場負責人告訴記者,企業辛辛苦苦把豬場建成,冬季為了取暖,把5個豬舍的豬集中放在3個舍里養,驗收工作人員稱這樣不符合規定,沒給整改的機會,直接扣掉4分驗收分,致使企業未能通過驗收?!八麄冎恢烙檬种械臋嗔砜ㄎ覀?,卻不為我們企業服務?!边@位負責人說。

  為什么三年補貼政策在實施兩年后突然宣布截止?

  黑龍江省林業和草原局副局長、原畜牧獸醫局副局長朱良坤認為,黑龍江省的“兩牛一豬”政策,并不是提前截止。他介紹,黑龍江省原計劃從2016年開始,用三年時間,每年拿出12億元進行“兩牛一豬”項目建設,但“第一輪就把項目申報滿了,一下子申報了30多個億,省財政拿不出更多的錢了?!?/p>

  黑龍江省農業農村廳畜牧處處長李亞立介紹,政策提前公告了截止日期,那些沒得到補貼的,都是項目沒建完的或者是沒通過驗收的,也有部分企業自己放棄了。

  而哈爾濱大三農牧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延壽縣畜牧局原局長褚樹斌的觀點正好相反。他認為是政策設計得不細致,沒有連續性,以致失去了公平性?!昂邶埥∮嘘P部門在2017年下半年偷偷下了個通知,所有項目必須在四個月內通過驗收??刹糠制髽I根本不知道有這個通知?!瘪覙浔笳f:“剩余6個多億被政府收回了,為什么不補給企業?”

  一位多年從事畜牧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員認為,從2016年至目前,省里分管畜牧工作的領導已有四位,對扶持政策意見也不一致,這使得畜牧部門為未得補貼企業給予補貼的想法未能實現。

因未獲補貼無錢入欄,延壽縣的哈爾濱大三農牧業有限公司的現代化豬舍一直閑置。記者 程子龍 攝

  在延壽縣,哈爾濱大三農牧業有限公司的9000多平方米現代化豬舍仍處于閑置狀態,由于沒有資金購進生豬養殖,正在想辦法賣掉。

  在哈爾濱市道外區,龍盛牧業的數萬平方米豬舍也處于空置狀態。張文俊稱,他不僅無錢補欄痛失了豬價最高時期的巨大利潤,目前還債主盈門,日子過得舉步維艱。他說:“我挺過了非洲豬瘟的嚴冬,不想死在市場逐漸回暖的春天?!?/p>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通欄廣告二

黑龍江一涉農補貼政策現"后遺癥"

黑龍江一涉農補貼政策現"后遺癥"

黑龍江省在2016年推出的"兩牛一豬"標準化規模養殖基地建設補貼項目,對畜牧產業發展起到推動作用的同時,也留下了難解的后遺癥。

·生命接力 “移”路同行

西影向上記:每一次谷底突圍都源自改革創新

西影向上記:每一次谷底突圍都源自改革創新

新時代,西影重新出發,拆"圍墻"、改體制,盤活影視資源,重構產業生態,形成了集影視體驗、文藝創作、產業聚集于一體的西影"電影圈子"。

·中交二航局70年:從“碼頭搶修工”到“建橋國家隊”

經濟參考報社版權所有 本站所有新聞內容未經經濟參考報協議授權,禁止轉載使用

新聞線索提供熱線:010-63074375 63072334 報社地址:北京市宣武門西大街57號

JJCKB.CN 京ICP備18039543號

十三水游戏平台 香港六合彩红姐 贵州快三的开奖结果 彩票平台招聘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直播 香港六合彩波版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带时间 pc蛋蛋算法90胜率 澳洲幸运10开奖软件下载 神童正版透码报 2018091176青海快3开奖 贵州快3历史开奖 110-112三期必出 ag真人视讯的漏洞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彩票真人百家乐 浙江6十1中奖规则图片